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福彩中奖号码
来源:网上转载

  拆自家墙给朋友送砌门砖
  离A股收市还有半个小时,电脑显示屏上,整个大盘绿的多红的少。对桌的徐姐一副八点二十的脸,不用问也知道她买的股票跌停了。徐姐对面的甘薇,一脸的心花怒放,这也不用问,她买的三支股票全部涨停,而且是接连第三个涨停板了!
  徐姐半阴不阳地敲敲隔板,提醒甘薇见好就收别太贪,炒股最稳妥安全的方法就是逢高出货逢低吸货。听人劝吃饱饭,甘薇点点头:“这就卖一半,成交了明天中午请你吃麻辣香锅。”甘薇打开账户,心花怒放的脸当即僵住,账户上少了一半资金,五万块!赶紧查明细,大前天股票跌停板时出货的,一个跌停板加三个涨停板,这里外里就损失了一万多块!
  甘薇抄起电话拨号,能擅自买卖股票的没有别人,只有一起联名开户的老公韩骏!一连打了三个电话才接通,韩骏那边声音乱糟糟的,他慢条斯理直接招供:“股票是我卖的,我当时给你打了俩电话你没接,我就给你发了条短信,不信你翻翻手机。”果然,甘薇的通话记录上有两个未接来电,大前天她跟徐姐外出吃午饭时手机在充电,回来看到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韩骏的,她刚要点开,主任通知开会,例会后是小组研讨会,然后加班,一连串忙下来她就把未接来电给忘到后脑勺了。
  甘薇眼睛喷火、嗓子冒烟冲电话吼:“你个内奸!知道被你这么一折腾,我损失了多少钱么?你有什么火急火燎的事要用这笔钱?”韩骏不紧不慢回答,哥们儿赵刚要买车,手头差五万,冲他张了嘴,他知道定期不能动,股市上的钱都是家里的闲钱,于是先斩后奏了。
  甘薇觉得再跟韩骏掰扯下去,肺肯定被气炸,她怒挂电话,心里冷笑三声:韩骏,有拆自家墙给朋友送砌门砖的么?帮朋友不是这么个帮法!救急可以,买车纯属贪虚荣图享受,这忙帮得太牵强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小九九,你就是见不得我炒股,说我心理承受力差、耽误休息、影响工作,别回头连本带利赔进去不说,再沤出点心病来!其实,你就是不思进取安逸惯了,见不得我处处比你积极,比你强!
  徐姐瞅着甘薇红一阵绿一阵的脸色,半哄半劝:“算了算了,别在外面拌嘴,你们夫妻俩回家有话好好说。”甘薇一扬下巴:“徐姐,明天中午的麻辣香锅提前到今晚了,升级一档,下班咱们约几个同事去海底捞!”
  平时不怎么爱吃火锅的甘薇迫切想点一桌子的麻辣牛肉、虾滑、毛肚、鹅肠,她要把对韩骏的一肚子怨愤一口一口吃下去,把一万多块钱的损失一口一口吃下去!结账时刷了韩骏的卡,这笔账一定要算在他头上!
  越算越亏的婚姻流水账
  周六,小区外的美容院。做完面部按摩的甘薇刚敷上面膜,韩骏闯进来,一副火上房的架势,拉起甘薇要回娘家。美容技师赶紧制止:“薇姐刚敷上定型倒模,现在不能说话也不能有面部表情,不然会长皱纹的。”知夫莫若妻,甘薇白韩骏一眼,把技师打发出去,僵硬着面部,尽量做到舌头动嘴巴不动:“说吧,你又摊上什么事了,要找我老爸出面摆平?”韩骏说,他哥们赵刚买了新车,上路没几天就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交通事故,现在车被扣,人等候处理,肠子都悔青了的他拜托韩骏给想想办法。
  甘薇忘了脸上敷着的已经定型冷硬的倒模,破口大骂:“上次为赵刚买车,你取款害我损失一万多的事我还没给你算账,这次你又为了外人不惜让我爸去赔人情,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多少债啊?这辈子怎么还都还不清!你亏我我认了,我爸可不欠你的!你有能耐自己解决,找我帮忙,门都没有!”韩骏也急眼了:“夫妻之间哪能算得清谁亏了谁,谁欠了谁!赵刚媳妇预产期就这两天了,我这不是怕他急火攻心再出其他乱子嘛。你不帮我也犯不着说难听话,我自己找爸去!”说完,韩骏扬长而去。
  甘薇越想越不甘心,她之所以嫁给韩骏,是看上他人稳重踏实,能跟她安全感,没想到结婚不过几年,韩骏脾气渐硬、腰杆渐直,一副户主嘴脸,不但辜负了她望夫成龙的期望,甚至对她的工作、理财、生活方式等都爱插一手管一嘴。俩人意见分歧越来越大,让学经济管理出身的甘薇每每觉得她付出了五年青春,却没得到韩骏付利加息的宠爱,她为这个家出钱出力操心受累,他却永远是工作第一,外人芝麻大的事都比她西瓜大的事重要,手里这本婚姻流水账是越算越亏,越算越窝心。
  甘薇给老爸拨通电话,一再嘱咐他如果韩骏找他提什么要求,一律拒绝。老爸何等聪明,立刻追问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甘薇正想找人倾诉,干脆竹筒倒豆子,当然,难免添油加醋一二。
  挂了电话,甘薇轻舒一口气,拿起镜子一照,失声尖叫,镜子中的面部倒模已经裂开蜘蛛网状的N条细缝,这得长多少条表情纹啊!


  两“亏”俱伤
  一个月后,甘薇已经把股票事件给忘得连渣都不剩,每天一下班不是热火朝天地研究股票基本面、K线图,就是这只股票涨多少、那只股票赔多少。她没问韩骏那天到底是怎么解决赵刚的事,她压根不关心。
  这天傍晚,甘薇正在客厅盯着电视屏幕看股评节目,有只股票今天跌停了,所以她今天的心情是“绿色”的。韩骏回来了,重重摔上门,重重甩掉皮鞋,重重把包砸沙发上:“老婆大人,我到底哪点对不起你,你要给我来这么一记窝心脚?你知道我多努力、多希望被选中去进修么?看着我灰头土脸你能高兴得起来么,我难过你真的会好受么?”甘薇一头雾水。韩骏单位今天公布去新加坡分公司进修的名单,原本很有希望和实力被选中的韩骏意外出局,会后领导找他谈话,鼓励他再接再厉,明年去进修的机会还是很大的。末了,领导语重心长嘱咐他一句:“小韩呐,没事常带着媳妇回家看看父母,老师拿你不是当半个儿子而是当亲儿子看待,他对你寄予厚望啊!”韩骏彻底明白,九成九是甘薇跟老爸告了他“御状”,老爷子爱女心切,有意调教调教他,所以出面跟当年的学生、韩骏的顶头上司“聊了聊”。  甘薇听罢事情来龙去脉,觉得自己挺冤的,她并没让老爸这么做,或许老爸也没有“责罚”之意,他的关切之心被韩骏领导给会错了意。事到如今,结果已出,再去寻根查源毫无意义,可她招谁惹谁了?她怎么就稀里糊涂欠了韩骏这么重一个人情债?
  韩骏不无灰心,他跟甘薇伤筋动骨吵了一架,跑出去喝闷酒,第二天才回。自此,俩人有事说事,无事没什么闲话。韩骏在工作上不像从前那么踏实勤谨,跟朋友聚会次数多了,常常在外面吃完饭才回来,夫妻俩一个月没亲热过一次。
  一个月下来,甘薇算了算账:韩骏这个月奖金缩水一大截,应酬支出是从前的三倍,他不回家吃饭她也懒得一个人开火,俩人分别在外面买着吃,伙食支出就花掉了俩人工资的一半,这尚且算是小亏空,更大的亏空是俩人没看过一场电影,没用过一个避用套!感情和性福的账亏大发了,这真是两“亏”俱伤!
  甘薇突然想起韩骏说的那句话,看着他灰头土脸她也高兴不起来,他难过她也好受不了。这种高压锅式的日子她过得喘不过气来。
  甘薇有心缓和一下夫妻关系,下班的时候给韩骏发条微信,问他晚上想吃什么。韩骏一开始说想吃拉面、牛肉焗饭,他知道她不会做,故意的。她也知道他是想一个人去外面吃饭躲着她,就故意说自己也想吃拉面、牛肉焗饭。韩骏不好再故意下去,只好两人同行。吃饭的时候甘薇不再像以前那样叽叽喳喳,也不再强势的命令韩骏要做这个做那个,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些家常,最近看的书,以前两人谈恋爱时的一两件小细节。韩骏即便晚归,她也不会电话催促。当着双方父母的面,她渐渐学会给嘴巴装个过滤器,不能说的坚决不会脱口而出。慢慢的,甘薇再问韩骏想吃什么,他就说想吃酸辣土豆丝、红烧豆腐,这些甘薇都会做,家里的小饭桌渐渐有了烟火气息。
  周五晚上,甘薇独自躺在卧室大床上,辗转反侧,这时,电话响,老爸在浴室摔了一跤,骨折了!瘦弱的老妈吓得不轻,向女儿求助。甘薇第一个电话是打120,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尚在高铁上的韩骏。韩骏嘱咐甘薇按照他说的收拾准备东西,别瞎着急。甘薇急红了眼,呛他:“我能不急嘛,你人没在家,我指望不上你,我妈说我爸伤得不轻……”韩骏急匆匆挂断电话,他居然敢挂甘薇的电话,这还是头一回。
  十几分钟后,甘薇收拾好东西下楼,赵刚连人带车出现在楼下:“嫂子,韩哥电话里都跟我说过了,这大半夜的不好打车,上车,咱们赶紧去医院!”甘薇带着一抹愧意上了车,直奔医院。
  医院急诊室,韩骏的大学同学小李赶到帮忙办理入院手续,韩骏的同事大罗架着甘薇爸进X光室拍片子。甘薇妈把收费单据递给甘薇让她去窗口缴费,甘薇一看单据上的数字脑袋都胀了:“妈,韩骏跟我提过几次,卡上要有点闲钱应急的,我看最近股市好就全部投进去了……这几天天天跌停……我明天就全卖了……”甘薇妈就带了五千块,还差得远呢,老太太急了,数落女儿:“关键时候就你掉链子!”赵刚掏出卡来:“韩哥平时从没拿我当外人,这钱嫂子你尽管用!”甘薇脸上滚烫起来,她平时铢锱必较,芝麻小利从没亏过,可在关键时刻,是平时吃亏是福、目光长远、心态平和的韩骏赚了。
  一连几天下来,韩骏都在医院尽心尽力伺候甘薇爸,甘薇爸恢复情况良好。甘薇妈过意不去,硬逼着韩骏回家休息半天。走出医院,甘薇把一张银行卡交给韩骏:“我把股票全部清仓了,钱都在这卡上,这个家以后由你来管吧,我做错了很多事,欠你太多……”韩骏没有接过卡,而是牵起甘薇的手:“傻子,咱俩哪能算得清楚谁欠谁、谁对不起谁啊!夫妻之间本来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,有是有非,有亏有欠,这样才分不清对错,算不清输赢,才能一辈子纠缠到老!”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